发布日期:2012/09/20

视角 > 专访:雕塑家向京瞿广慈夫妇 稀者自扰之 (页 1/4)

专访:雕塑家向京瞿广慈夫妇 稀者自扰之

繁闹尘世,有多少人问过“这个世界还好吗?”近100年前,梁漱溟大师之父梁济先生问过,父子俩以一种善意的对答保留着对世界的爱和希冀。斗转星移,雕塑家向京去年的个展《这个世界还好吗?》以讨论人之处境的“杂技”和“动物”两个系列作为开篇,以同样的善意问出同样的问题;时隔一年,向京丈夫瞿广慈带着自己折射浮尘面貌的作品《鸟儿问答》和《大饭局》加入这样的问句中,夫妇合力在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举办以《这个世界会好吗?》为名的双个展,算是对三年前离开上海时承诺的兑现。

专访:雕塑家向京瞿广慈夫妇 稀者自扰之


每一件作品,都是为了温暖一个和自己一样的或是完全不同的人。

如果某个瞬间打动了你,就请把这份善意传递出去。


这个世界会好吗?

这次《这个世界还好吗?》双个展(查看图库),向京瞿广慈夫妇俩将这三年在北京做的作品基本都悉数搬来。两人风格迥异,好在上海当代艺术馆有着上下两层的格局,一人一层,布展工作才稍显顺利。二楼展出的是瞿广慈的作品。《浮世鸟语》和《大饭局》摹写了浮华尘世的喜剧面孔,冷静而戏谑,让人猜测世间非人非鸟的语言。沿着通道旋转而下,向京的《杂技》系列正好耸立其间,让人更是多了一份围观表演的心情。

剪短长发后给所有人巨大惊喜的女雕塑家站在《凡人·无限柱》作品中层叠的杂技演员前,有点无奈地讲了一个故事:“我有个朋友曾给我发来短信说他认为杂技真是对人生一个伤心的模仿,所有的力量都需要转化为技巧,即便多么小心,但也无法确保万无一失。”《杂技》系列旁边展出的是《动物》系列,其中回眸的骏马、休憩中的海豹、席地而坐的大象,它们似乎有点落单,但眼神传达的却是一种温存而善意的力量。

1 2 3 4
Advertising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