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2/12/31

视角 > 百达翡丽——血脉相承的商道艺术 (页 1/3)

百达翡丽——血脉相承的商道艺术

据美国《财富》杂志调查结果显示,在全球500强企业中,有超过1/3是家族制企业——家族企业历史悠久但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使其基业长青的精神源泉无疑是深厚的企业文化。今次,世界钟表界的翘楚,拥有173年历史的日内瓦独立制表商百达翡丽,由荣誉主席菲力•斯登 (Philippe Stern)先生,及现任总裁泰瑞•斯登 (Thierry Stern)先生向我们讲述这一家族企业的经营之道:回顾传承之初的挑战,细数成长过程的点滴,分享品牌秉持的精神,展望家族未来的发展——从这些点滴细述中,汲取传承之精华、商道之根本。

百达翡丽——血脉相承的商道艺术

荣誉主席菲力斯登(Philippe Stern)(右)与其子总裁泰瑞斯登(Thierry Stern)(左)

 

热情与爱,传承百年的最纯粹动力

作为百达翡丽第四代传人,眼前的泰瑞·斯登显得沉着、稳重、绅士气派十足;他的身旁便坐着父亲菲力·斯登,这位年过七旬的和蔼长者即是百达翡丽现任荣誉总裁,亦是百达翡丽第三代传人。

“对于钟表的热爱”是父子俩提及最多的字眼,回忆起自己初上任时的光阴与理想,泰瑞·斯登说:“一切皆因兴趣与热情。”彼时的他才6岁,对于钟表却开始拥有了极大兴趣,“当时我在父亲的办公室,看见他抽屉中整齐摆放着的15来枚怀表,我便对父亲说,‘我也要制作出这样精美绝伦的表款’——那是我对于钟表的热情起源,时至今日,我还清晰得记得那抽屉的样子和它的木质气味。”

在百达翡丽这一拥有173年悠久历史的家族企业,泰瑞·斯登与父亲菲力·斯登一样,都在钟表的世界里成长,潜移默化间,那份对钟表的热爱早已种下。菲力·斯登回忆道:“我热爱钟表,从小,父辈们就一直在家中谈论表,周围也都是表。从1965年开始,收藏钟表就成为我的爱好,到如今一共3000多枚,都收藏在百达翡丽位于日内瓦的博物馆内。它们展示着钟表自诞生开始的进化历程,亦是我从懵懂至成熟这一路成长最好的见证。”

对钟表的热情与爱带领父子俩逐渐进入百达翡丽的至美世界,即便途中遇到挫折,也都因为这份由爱而生的坚持而生发出全新的“机遇”。1970年,来源于日本的石英危机冲击整个瑞士制表业,在菲力·斯登的回忆里,“那是带给瑞士制表业巨大危机的困难时期,每个人都说机械表的制造产业即将结束。但我对父亲说,不!如果仅存一家企业来生产机械表,那就是百达翡丽。”彼时的菲力·斯登凭借对于制表业的热爱与坚持,毅然决定与父亲一起继续制造机械表,并且革命性地推出全新的机械机芯。整整十年,他带领公司度过危机,为百达翡丽奠定了前所未有的卓越地位,使品牌成为了制造高精密度和极具收藏价值的复杂时计的行业至高标杆。

“对于钟表的热爱”是百达翡丽及其家族成员最平实的特质,而对于家族事业的传承和发展而言,这也是最为长久有效的基石。“因为这份对所做事业的热爱,你往往会非常纯粹地沉浸其中,为之钻研与奋斗。”众所周知,三问报时是制表工艺中最困难最繁复的工艺之一,使时计准确无误地报时已是难事,让报时音悦耳动听就更是一项艰巨的挑战。而百达翡丽的三问表报时音之美举世闻名,鲜有匹敌。泰瑞·斯登至今都会亲自检查每一枚来自百达翡丽的三问表时计,“我爱听那来自机械世界的报时音,所以这之于我,不是一项繁复的工作,而真是一种享受。”因为这份执着的热爱,泰瑞·斯登会确保将每一枚百达翡丽时计都以最完美的标准交付给每一位顾客——“毫无疑问,这是我应该做的事,也其实是自然而然的事。

“表”,对于眼前的俩父子而言都具有着非凡意义,它们蕴藏着几代人的热爱与激情。这份“热爱”也来自于百达翡丽的所有制表师,他们精湛的工艺离不开对理想和对他们所钟爱事业的执着追求;同时,每一位顾客与收藏者对钟表的爱与激情,也促使百达翡丽在过往的每个时代都秉持传统,并不断革新,把优质服务和恒久价值不断地传递。

于此,菲力·斯登感慨地说:“不仅仅是泰瑞,我希望未来的未来,传承者们都能继续保有这种对钟表最纯粹的‘热情’与‘专注’,一定程度上地‘克制’商业欲望,而致力于取得至高技艺与信誉。”

1 2 3
Advertising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