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库 › 1994年 朗格 LANGE 1 腕表 新时代巨作

1994年 朗格 LANGE 1 腕表 新时代巨作

发表日期:Apr 2011

图库分类: 名表

1994年的巴赛尔钟表展上,堪称德国精密制表界最响亮的金字招牌——朗格A. Lange & Söhne,在因为政治原因(二战后被东德政府征收)沉寂将近半个世纪后,强势回归高级钟表世界,隆重发布LANGE 1腕表,成功打造了朗格新时代出品的第一款巨作。以LANGE 1为开端和契机,朗格续写了品牌的传奇故事,重振了德国高级钟表制造业,并重新跻身世界奢华名表品牌行列。

Advertising Info


1994年的巴赛尔钟表展上,A. Lange & Söhne 朗格在因为政治原因沉寂将近半个世纪后,强势回归高级钟表世界,隆重发布了令人震惊的LANGE 1腕表。



LANGE 1结合了制表大师经年累月的知识和技术,重现了160 年前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开启的传奇风范。优雅迷人的专利大日历显示窗面积比一般腕表约大三倍,其设计灵感来源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的5 分钟数字钟,实用而优美,真正体现出朗格制表工艺的精髓。



LANGE 1 机芯继承了朗格怀表的传奇精神和元素——包括德国银制3/4 夹板、螺丝固定黄金套筒,以及配备鹅颈式微调器的手工雕花摆轮夹板,这是对萨克森精密制表工艺200年来宝贵遗产的高度致敬。



未经处理的德国银制3/4 夹板缀有格拉苏蒂圆纹雕饰,所有边缘均经削边与抛光处理,即使肉眼看不见的表面亦经精美修饰。53 颗人造红宝石轴承将机芯内的机械磨擦力减至最低。
其中九颗镶嵌于珍贵的黄金套筒内,并以蓝钢螺丝固定。鹅颈式微调器以手工雕花的摆轮夹板承载,这项专利微调系统让制表师无需拆下平衡摆轮,亦可对准擒纵叉来调校推动梢钉。



朗格怀表和Lange 1机芯整体对比。左:朗格怀表 右:Lange 1



鹅颈式微调器。左:朗格怀表 右:Lange 1

此装置旨在调整腕表的速度,从而达到卓越的准确度。鹅颈式微调器由状似鹅颈的精钢游丝、一根刻度指针与一颗微调螺丝构成。当精钢游丝向刻度指针施压时,微调螺丝便会转动,制表师藉此以近乎无穷小的速度增减来调整腕表。



手工雕花摆轮夹板。左:朗格怀表 右:Lange 1

单就纯功能的角度来看,摆轮夹板仅是固定在机芯外露部分的一个承载轴承而逆轴心运行的小部件。但是对朗格来说,它始终是极为重要的元素。在朗格的传统中,摆轮夹板必须采用德国银制作,并由雕刻大师徒手雕出令人爱不释手的装饰图案。其中的深浅与形态不一而足,仿佛成为艺术家的个人签名。摆轮甲板上的装饰亦因此成为每一个朗格腕表独一无二的签名,完全无法模仿。



螺丝固定黄金套筒。左:朗格怀表 右:Lange 1

在早期,只有最精密的机械机芯才会使用螺丝固定黄金套筒。使用黄金套筒的原意是为了方便更换损坏的宝石轴承,而不必改变机板的孔径。但是随着宝石轴承的标准化,黄金套筒基本上已经过时,不过其传统功能与美学价值,令它至今仍获得重视。



未经处理德国银制3/4夹板。左:朗格怀表 右:Lange 1

在朗格腕表的传统元素中,3/4夹板的地位极其重要。3/4夹板于1864年由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所创制,从此成为格拉苏蒂非凡制表工艺的典范。3/4夹板的作用在于平衡传动轮系枢轴的轴承点,提升机芯的稳定性。朗格采用未经处理德国银制的3/4夹板会随时间而产生美丽的黄色锈色。德国银是一种包括铜、锌和镍的合金。其中镍的作用是让此合金可以防止锈蚀,因此不需要电镀或者其它表面处理。



蓝钢螺丝。左:朗格怀表 右:Lange 1

朗格于150多年前至今仍使用蓝钢螺丝,原因是其拥有美丽优雅的外观与防止锈蚀的特性。蓝钢螺丝必须经过冶炼的工序才会产生蓝色光泽。在冶炼工序当中,必须小心地将精钢螺丝加热到300摄氏度,金属表面才会产生一层超波的菊蓝色闪亮磁铁矿。



用料方面,唯有采用最珍贵的材料,才能体现追求技术与美学成就的制表工艺。



从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开始至今,朗格选择材料一向坚持独一无二的标准:机芯的机板与桥板采用未经处理德国银。表面采用银或真珐琅。表壳、表冠和表扣则是珍贵时尚的铂金或18K金。



LANGE 1腕表作为朗格新时代出品的第一款巨作,续写了A. Lange & Söhne的传奇故事,重振了德国高级钟表制造业,并使朗格A. Lange & Söhne重新跻身世界奢华名表品牌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