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库 › 宇舶表 向历史上最古老的”天文计算机“致敬

宇舶表 向历史上最古老的”天文计算机“致敬

发表日期:Oct 2011

图库分类: 名表

宇舶表(HUBLOT)将于 2012 年春季巴塞尔表展期间推出一款搭载理念源自古希腊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Antikythera mechanism)机芯的宇舶 “安提凯希拉”腕表。对于制表研发历史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以这种方式直接从古代文明的“考古”机械中汲取灵感;这也是制表团队与囊括了国际一流考古学家、铭文学家和机械工程历史学家的科学家团队在钟表业历史上的第一次密切的合作。(点击查看视频

Advertising Info


安提凯希拉机械装置是人类文明史上最神秘的发现之一。时至今日,它已被广为人知,并且得到了科学界的详尽研究。但是追溯至1901年它刚刚被发掘的时候,其中蕴涵的巨大历史和技术价值还是一个神秘的未知之谜。在当时专家们的理论框架中,还没有古希腊罗马时代就能制造“机器”的概念。


直到21世纪初期,这个“机器”的碎片才被人们运用综合方法进行了深入研究。通过繁复的研究,人们更好的理解了这个非同凡响的装置的复杂性。现在,我们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个“天文仪器”的发明年代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即公元前150年到100年之间),也可能是更近些的年代,大概在公元前87年左右。最初,它只是作为一个“计算器”;它的青铜齿轮系统是放在一个大约33厘米乘18厘米见方的木盒子里,用两个刻有铭文的青铜片密封起来。


如今,这个“机器”只剩下了82枚碎片,包括一些微缩字体的铭文,全部受到了腐蚀。现在,它们都在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内得到了永久性保护。采用X光扫描的最先进的X射线断层摄影技术拍摄出来的图像既可以用于科学研究,也可以用于考古学研究,从图像中可以看到许多肉眼无法分辨的齿轮传动系统,坚硬表面之下是锯齿状的轮盘和崭新的铭文。根据人们目前掌握的知识和已经破译的铭文,安提凯希拉装置能够显示出太阳、月亮甚至很可能包括其他行星的不同运行周期。几座大型希腊城市(科林斯、特尔斐或者奥林匹亚)的民用历法都是据此而定,其中也显示了这些城市举行运动会的日期。


2008年,科学杂志《自然》报道了对安提凯希拉装置碎片的断层扫描分析结果。这个报道极大的刺激了一些不那么保守的制表大师的想象力。舶表的制造与研发总监马蒂亚斯•布特希望能够向这世界上第一个机械杰作所代表的历史传奇表达崇高敬意。科学分析揭示出了整个安提凯希拉装置中蕴涵的技术贡献和微缩工艺,如今都将被制表大师完美的体现在手腕之上。这同样也是对制表艺术的一种致敬,因为它为这个天文计算器添加了一个新的时间维度:赋予这个本就是计时器的机械精确计量时间的能力。


马蒂亚斯•布特的团队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要把腕表的机芯整合到一个对安提凯希拉装置的微缩复刻品之内,同时要尊重历史,尤其是要保存其双面显示的特征。这个团队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在仅仅几个立方厘米的空间里复刻古代工程师们在数百立方厘米内装配的零件,保存它们在装置读数的准确性和易读性方面的独特创造,与原品的精神完美的保持一致。


宇舶表重新创造的机芯的中部仍以传统方式显示着小时和分钟。这款机芯在巴黎艺术与工艺博物馆(the Museum of Arts and Crafts in Paris)作为“安提凯希拉,源于时间深处的神秘机器”展览的一部分首次展出。这款腕表机芯采用了传统陀飞轮来进行调校,它的陀飞轮架位于6点钟位置,一分钟正好走完一圈。


安提凯希拉装置上多个广为人知的读数已经在它的现代复刻品上得到了忠实再现,无论是正面还是背面。这款机芯的正面显示了多个历法:泛希腊运动会(Panhellenic Games)的日程表(并且列出了举办运动会的城市),埃及历(12个月,每个月30天,包括闰日),太阳在黄道带星群中的位置,月相(以华丽的指针和窗口指示出了月亮在恒星月内黄道带中的位置),以及恒星年。腕表机芯的背面显示了卡里皮克周期、默冬周期、沙罗周期和轮转周期。


宇舶表以现代的微型机械向古代的机械工程师致敬,这是计时器历史上第一次对这些古代的遗产——天文周期——进行机械方面的研究、复制和展示。


宇舶表在明年巴塞尔表展推出“安提凯希拉”腕表后,将在巴黎艺术与工艺博物馆为安提凯希拉装置专门举办的常设展览中展出这款机芯。同时,一部由宇舶表拍摄的2D和3D电影也将在展览中放映,向大众介绍这个安提凯希拉装置由古至今的来龙去脉,以此为古代机械工程师掌握的知识与21世纪腕表制造师的专业技能之间搭建起一座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