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库 › 沛纳海 O'Clock-time design,design time 展品欣赏

沛纳海 O'Clock-time design,design time 展品欣赏

发表日期:Mar 2013

图库分类: 名表

2013 年 3 月 7 日至 4 月 10 日,Triennale Design Museum 与北京意大利使馆文化处合作,  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另一全新展览“时间 - 时间设计 时间设计”,延续米兰展览的盛势。本次展览的目的旨在探索时间与设计的关系,并获高级钟表品牌沛纳海为合作伙伴,展出中国设计界名人及新锐设计师的精选作品。这次展览的展品类型广泛,有为场地特设的原创作品、装置、设计作品、艺术品、影片等,全部出自国际艺术家及设计师之手。展览共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围绕贯穿时空的展品和“时空旅行”的主题,展品天马行空,彼此之间并无联系,并以最简约的方式展示;第二部分的主题是“度量时间”。地板与墙壁融为一体,展品以破旧的网格支撑,场内的人工照明为这个黑暗空间注入生气,为参观者带来特别的知觉与视觉的互动体验; 第三部分主要透过一系列过渡空间述说时间理念,为各个小场景或是小剧院提供铺垫,其中的展品相互关联。
Advertising Info
琥珀椅 AMBER CHAIR

郑在郁,2010;由郑在郁提供,索内特 14号(标注索内特“214”)。麦克·索内特Michael  Thonet的经典设计「椅子14号」(1859)借助高科技手段,永久封存在类琥珀的高分子聚合物中。 琥珀不仅能保存这件见证了历史的椅子,还能留住我们和它在一起的时光。
公共时钟 PUBLIC CLOCK

尼古拉斯·勒·莫儿涅Nicolas le Moigne;欧米茄电子公司,瑞士比尔市,2005-2006;由法比安·勒维Fabienne Levy提供。「公共时钟」专门为日内瓦(瑞士)公共空间设计,和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一样,用文字报时。每分钟,旋转系统都会沿着一个狭长的薄板移动,我们因而能够读取时间。这种方法迫使路人停下来看上面的文字,意识到时间以及它的流逝。 
标准时间STANDARD TIME

马克·弗曼尼克 Mark Formanek;Datenstrudel GbR,2007;由Datenstrudel GbR提供。在柏林一块杂草丛生的空地上,背景是“电视塔”,前景是杂乱无章组装在一起的木板,组成数字06:16。一会儿,来了几个工人:他们拆走了两块板,又移动了几块,留下数字06:17。操作不能超过一分钟,这些工人实际上是在用木板构建时间。马克·弗曼尼克Mark  Formanek的「标准时间」拍摄了恰好持续24小时的行为。视频的目的在于向我们展示一次行动,但同时又是一个时钟,显示准确和最新的时间。
钟之钟 THE CLOCK CLOCK

波尔·艾玛努埃尔森和巴斯蒂安·比绍夫 Per Emanuelsson & Bastian Bischoff—Humans since 1982 ;设计:戴维·考克斯David Cox,2010;由Humans since 1982提供。二十四个正方形指标式时钟,一个迭一个整齐地排列起来,钟面的时针和分针在快速转动。这个怪钟的秘密即将揭开。每个指标式时钟的标,合起来形成了一个更大型的数字式时间显示器。其中十二个时钟合力标示小时,另外十二个标示分钟。如果有人告诉你,设计师刚好花了二十四小时,正是一天共有的小时数目来设计这作品,你会感到意外吗?
格雷戈尔 GREGOR

帕特里克·弗雷Patrick Frey ;Details,2010 ;由Details提供。一本编织而成的挂历,自上而下标注着一年中的每一天。尽管第一眼看到的顺序似乎是倒过来了,这有原因的:一天过去了,这个日子却没有像传统的一天一页的日历那样,从日历上擦去,撕下或者扔掉。这里,编织物一针接一针地解开,直到过去的日子完全消失。但时间却是一个连续体,始终存在:棉线连起一个又一个日子。
神圣家园藏品 HOLY HEIMAT COLLECTION

斯蒂芬·斯汤贝尔Stefan Strumbel,,2010;由斯蒂芬·斯汤贝尔Stefan Strumbel提供。作为德国黑森林地区的本土居民,斯蒂芬·斯汤贝尔沉醉于家乡的民俗插画之中,通过充满符号、图标和铅版的创作再次浮现。布谷鸟 时钟、木面具、骷髅、十字架:依据流行品味重新组装这些元素,斯汤贝尔制作的时钟具有融合性,同时非常夸张,总是强调传统与流行兼并,将其放在首要位置去充分表现,这些元素也因此产生。通过夸张的形态和内容,甚至违反了某些禁忌,在时间的推移下,斯汤贝尔将具有计时功能的物品通过堆积和层叠的方法,转化成手工艺品,在这片土地上和这种文化中与时钟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似乎是在暗示他的时钟不仅仅用表盘和指针指示时间。
时间粉碎机 CHRONO-SHREDDER

苏珊娜·赫特里奇Susanna Hertrich,2011;由苏珊娜·赫特里奇Susanna Hertrich提供。如何度过时间:不知不觉间,日子一天一天缓缓地、不知不觉地、无情地流逝。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流走了的时间又有甚么意义?过去到底有什么价值?Chrono-Shredder将时间的推移变成一种艺术,以印上日期的纸卷象征一年的日子,流逝的每一天都掉到碎纸机中,撕成碎片,完全摧毁,消失殆尽。这样,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再没有任何价值。
错位钟 DISLOCATION CLOCK

逻辑艺术,陈函谿;逻辑艺术,2009;由陈函谿提供。我们会注意到云的影子,树木或建筑物逐渐滑过地面,这是一种非常私人的关于时间流逝的感受。使用影子表示时间——就像一个日晷,不仅传达了时间,同时也具有诗意的气质。作品的简约朴素之处在于制造了一种只有光与影、空间与时间的感觉。为实现这种简约,材料和机械装置尽可能的最小化了。
关于此时 JUST ABOUT NOW

马丁·巴斯Maarten Baas;Laikingland莱金兰,2012;由Laikingland莱金兰提供。时间是非常抽象的,同时又和互相关联着,确切的时间通常却毫不相关。一段咖啡时光、一次冥想、打一个盹儿、一个商务会议,相较于确切的时间段,它们可以有几分钟时间的长短变化。这个设备是从一个碗里舀一勺沙子到玻璃漏斗里。从那里,沙子细细地流淌进一个铜杯中,铜杯附着于一个敲击器。在渗漏到碗里之前,敲击器会击打锣,此时的杯子是空的。巴斯意图用这个设备来测量 一段时间,一段不需要精确的时间,就像是打了个盹儿。
沙漏 CLESSIDRA

保罗·维尼尼Paolo Venini;维尼尼Venini,1957;
由Venini博物馆提供。沙漏是最古老的计算时间的概念之一。这个现代版的沙漏是吹制的双色玻璃制品。通过一种特殊的技术,在不混合颜色的前提下,将两种不同颜色的玻璃黏贴在一起。
时间呀时间 TIME O TIME

乔伊·维鲁托JoeVelluto,JVLT/乔伊·维鲁托oeVelluto工作室,2008;由JVLT / 乔伊·维鲁托/JoeVelluto工作室提供。时间拥有多少时间?谁来度量时间的寿命?如何度量?JoeVelluto设计交流工作室通过创作「Time  O Time」,尝试用超语言的方式来解答以上问题。这个作品以一座古董摆钟啲嗒啲嗒的钟声计量着流逝的时间,但它的钟摆,却又同时接上了一个数字显示器,计算着摆钟的寿命,令人充分的意识到它的价值与它是否更为「古老」紧密的联系着。时间计量,在JoeVelluto的视角下,明显有些重复。但这只是表面的,事实上,这个作品即隐藏、亦、又挑起了一个问题:人生在世的光阴,和用来度量生命时光的人所花费的时间,哪一个价值更高?
有香味的时间 SCENTED TIME

Sovrappensiero设计工作室,2008;由Sovrappensiero设计工作室提供。计时工具通常会让人联想到视觉和声音。时间在时钟指针间流逝,我们用眼睛就可以感知一切;有时计时器的滴答声,或者报时的钟声,也会提醒我们时光在飞逝。「有香味的时间」则是通过芬芳馥郁的味道,用嗅觉感知时间,这是专门为那些看不到的人们而设计的计时工具。 「有香味的时间」由七支香熏蜡烛和一个火山石烛台构成。每支蜡烛散发出不同的香味,持续燃烧20分钟,燃尽时会点燃下一支蜡烛。用户根据屋子里的香味,能在第一支蜡烛点燃的那一刻开始,嗅出已经过去了多长时间。计时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了一种惯例,用我们最古老的感觉器官,决定什么时候开始。
与乔托一起作画 PAINTING WITH GIOTTO

费尔南多·布里奇奥Fernando Brízio;费尔南多·布里奇奥Fernando Brízio工作室,2007;由费尔南多·布里奇奥Fernando Brízio提供。幸亏有这个环形结构,如万花筒般的马克笔才能固定在瓷碗上,笔尖才能接触到边缘。以缓慢、不对称和不可预知的方式,色彩从马克笔转到陶瓷碗上,越来越多。任何物体都会因此变得独一无二:一个系列的产品中,每一件都不同于其他,每一天都与昨天相异。陶瓷碗每天都有变化。只要色彩不断从马克笔流向陶瓷碗,碗的变化就不会停止。感谢葡萄牙艺术家费尔南多·布里奇奥的色彩游戏,为我们展示了怎样才能比以往更加精彩。
永恒 ETERNITY

艾丽西亚·艾格特Alicia Eggert,麦克·弗莱明Mike Fleming,2010;
由艾丽西亚·艾格,licia Eggert,麦克·弗莱明Mike Fleming提供。30个时钟和36个黑色的时针、分针转动着,每12个小时或者几秒钟就在白色的丙烯塑料板上组成“永恒”的字样。时钟连接到地板上的插座:最后一个插头插入,指针就开始旋转。文字立刻转化为黑色的线条丛林,不停地运动。12个小时过后,指针转回先前的位置,才能重新出现。但文字效果只能保持几秒钟,随后这个过程又重新开始。这是一个概念性的装置,只是为了说明永恒的
概念是多么的转瞬即逝。反之亦然,转瞬即逝之间存在着多少永恒。
时光打造 SHAPED-BY-TIME

托尔Toer,2012;由托尔Toer提供。时光的流逝打造了这样一个时钟。随着时钟的开始转动,时间开始变得依稀可见,充分运转几天之后,完全清晰显现。自此后,时钟逐渐展示自己的有机形体,塑造自己最理想的造型。你想忘记时间的时候,轻轻一摇,一切即将重新开始,时钟重新开始找回自己的过程。
KAZADOKEI 风电场

 Nendo,2008;由坎佩乐尼Cappellini提供。时钟采用的机械装置和大楼、公园里的大型时钟相同,但不同于普通的室内挂钟或座钟。平面上的指针处于同一直线时,那些细长支架上的平面看起来就像风车的顶端。和风车运转的方式很相似,有风时,
它会转动;时光流逝,它也会转动。
数沙子 COUNTING SAND

杨心广,2009;由博而励画廊提供。作品《数沙子》是花了很长的时间将一堆沙子数了两遍,由于在数的过程中很容易走神分心,所以出现了误差,艺术家最后得出两个不同的数目。在本作品中,他试图以这种依靠高度自律的方式,去探究事物的“真实”。
BEAUTIFUL FRACTIONAL SUNFLOWER PANERAI PAINTING

为了此次「时间 – 时间设计,  设计时间」展览,英国艺术家Damien Hirst特别设计了两件展品,两者均使用了旋转绘画技巧,并以沛纳海的表盘和家用亮光漆在帆布上绘制而成。两件艺术品分别名为「Beautiful Sunflower Panerai Painting」及「Beautiful Fractional Sunflower Panerai Painting」。
BEAUTIFUL SUNFLOWER PANERAI PAINTING

「Beautiful Sunflower Panerai Painting」和「Beautiful Fractional Sunflower Panerai Painting」
是沛纳海与Damien Hirst合作的艺术结晶品。Damien Hirst以往亦曾多次使用沛纳海的表盘作画,例如2005年的「Skull with Watch」中,他在一张摆放了药物及一个骷髅头的桌子上,就绘画了一枚沛纳海腕表。而在「The Tranquility of Solitude (for George Dyer)」(2006年) 及「Killing Time」(2008年)  的艺术作品中,他更使用了真实的沛纳海腕表。